观澜府

宁国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原创文字
查看: 1670|回复: 11

[小说] 回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5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近端午,青山寻思着节前回老家一趟。


      父母早就不在了,老屋拆了也有一二十年,说是回去,其实就是在堂姐家歇歇,去村里转转,吃一顿饭再往城里赶。可每逢临近一年三节,青山半夜就会醒来,涌上心头的就是俩字儿——回家。


      回家,不再是步行,踏上的,也不再是机耕路。山绿了,树长高了,那条小时候可以淘米、洗菜、抓鱼的小河沟窄了、浅了,多了一些白色或红色的脏东西。


      奥迪车稳稳地停在了村头堂姐家宽敞的水泥稻场,头发已有些灰白的堂姐闻声从厨房出来,双手在围腰布上擦拭着,一边说“青山到了!你昨天说要回来,你姐夫清早就去街上买了许多菜回来,讲中午陪你喝酒。”有点木讷的堂姐夫从屋内走了出来,微微笑着看青山从车上下来,和青山一起从后备箱把两件酒、几盒芬格欣以及牛肉、海产品礼盒搬进屋——自从青山在城里发达了,每次来都是这样。敦厚的堂姐一家开始还劝说,可青山一句“姐,我爸妈不在了,我把你这儿当我的娘家走行不?”,堂姐心一酸后来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以后但凡青山说要回来,就早早地开始准备各种他爱的吃食。


      喝了点茶水,和堂姐、堂姐夫唠了两句,留下驾驶员在家里歇着青山提起四提芬格欣就往村里走去——他要去探望两位年逾八旬的婶——狗子妈和李婶。


      村子里安静得很,有那么一两户人家养的看门狗懒懒地匍匐在地上,连抬头看一眼陌生人的兴趣都没有;猫则“嗖”地转过墙角眨眼就不见了。村里基本家家户户都是两层的新式楼房,大门或开或关,鲜见有动静;路旁树林和竹林里的鸟雀却扑腾着翅膀从这头飞到那头叫得甚欢;前方约莫三米之遥一条吹火筒粗细的菜花蛇“嘘溜”一下穿过水泥路消失在路边茂密的草丛……


      这一切青山再熟悉不过,此刻在青山心里有个小人儿醒了:渴望能看见相互啃咬、在地上翻滚的土狗子,母鸡下了蛋昂头挺胸在稻场“咯咯哒”踱着方步,父辈牵引着牛在水田里犁田打坝吆喝着“撇”、“㧚”,从灶屋黑瓦顶上的四方烟囱飘出像仙女儿水袖那样的白烟,这小人儿甚至想听见谁家不听话的娃被上人用鞋板底教育发出的鬼哭狼嚎……
没有!都没有了!这村子像犯困的老人在打盹没有精气神!
…… ……


      今年八十一岁的李婶自李伯过世以后就和一辈子没有娶妻的大儿子一起过,他们的家在村子中部位置,屋前和屋后各有一株近百年树龄的板栗树。远远地青山就看见了绿荫如盖的树上挂满了淡黄色像毛毛虫一样的板栗花,同时一股清香钻进了鼻腔——那是旁边女贞花的香气。蜜蜂和白色的蝴蝶因花香翩翩而来,它们在枝叶间起舞,在花间停留,时远时近,时隐时现。有一只蜜蜂调皮地围着青山打转,还试图停在青山并不茂密的头发上。踏上稻场青山一面用手拍赶蜜蜂一面大声喊“婶!”一面大步往屋里走去!靠在堂屋靠椅上的李婶眼神依然好使,看见来人从靠椅上坐起来:“是青山又回来啦!”。
“是我,婶!你最.近还好吧?!”
“好,好!牛娃——你青山兄弟回来了!”
李婶高兴地招呼着青山喊着儿子赶紧倒茶。青山把芬格欣放在条台上,自己拖了一把小靠椅坐在了李婶身边;起身接过牛娃大哥递过来的热茶放在身边的小板凳上,从口袋里掏出中华烟给他点上。牛娃大哥把着烟,说:“狗子妈早上还来过,我去把她接过来。”——他知道青山的习惯!


      狗子妈就住在李婶家后面一点,身子骨也还硬朗,来了见着青山自然又是一阵寒暄。青山挨着两位长辈坐着,嘘寒问暖恍惚中仿佛坐在了母亲身边;又像倦鸟归林,心里暖着踏实了。人这一辈子啊走得再远,哪能忘了儿时回家的小路,尝遍人间美味,还是忘不了妈煮的那锅稀粥。


      青山是苦孩子出生,上世纪七十年代青山爸因为白血病走了,体弱的妈拉扯着他和分别七岁和三岁的弟弟,背负着给青山爸治病欠生产队的几千块的债务,年年入不敷出日子过得那个苦啊!好在生前在大队当会计的青山爸宅心仁厚积德不少,生产队的人都明里暗里帮衬着这孤儿寡母可怜的一家,尤其是狗子妈和李婶的大恩大德让青山一辈子不敢忘记。在那个搞大集体挣工分分口粮又讲究大公无私不拿集体一针一线的红色年代,是她们俩在收山芋、收马铃薯时故意不掏干净每每遗留一些在土里,让放晚学回家的青山“去**地笼看看,兴许还能捡一些线头把脑吃的”……每年狗子妈家里的桃子熟了、李婶家的板栗收了,从来都没有忘记送一篮子到青山家让他们兄弟仨杀杀馋……槐花开了,李婶和狗子妈会让自己的娃喊上青山兄弟一起去打槐花……开学了,她们会说“好好读书啊,明朝像你爸那样识文断字的你家的苦日子就到头了。”……在少年丧父那些苦难的日子里,是母亲的坚韧,众多狗子妈和李婶的慈悲为怀,呵护、陪伴着青山兄弟仨一天天长大。


      青山不负众望,后来考了师范吃上了商品粮住进城里,再后来跟上了改革的春风用村里人的话说“发了财”。然而童年和少年时代的这些苦难他从未忘怀,从深埋在心灵深处不能提及,到如今想告诉孩子,愿意和狗子妈、李婶一遍遍回忆,又是经历了怎样的千锤百炼!
沧海桑田。
…… ……


      走了!带上了二老给的干腌菜、干娃娃拳和冷藏的板栗米;走了!后备箱里塞满了堂姐菜园里摘的黄瓜、丝瓜、辣椒、茄子、豇豆,还有一坛子蒜头一坛子咸鸭蛋;走了!老天爷您要保佑二老长命百岁,她们是我今生今世关于父亲母亲、关于根所有所有的眷念;走了!为什么是走了?!为什么车还没有转弯还没有驶出村口,我就想着下次啥时候回来?!


      爹,娘,为什么儿行了万水千山,心却走不出这生我养我之方圆?为什么锦衣玉食过后,还是咱灶火里的粗茶淡饭最香甜?又是为什么千杯万盏再好的美酒,解不了醒不了我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乡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5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难忘的是家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5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依旧清新淡雅的文字如同阵阵花香浸入心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18: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前些日子南京访友,听他酒后说起小时候的经历,有感遂成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5 19: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siyu2009 发表于 2020-07-15 16:27
好久不见,依旧清新淡雅的文字如同阵阵花香浸入心扉。

谢谢思遇!这几年一直在写,就是发在论坛很少了。谢谢你一如既往的支持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6 15: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魂牵梦萦的终是那一方水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16 16: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不尽的乡愁。永远难舍的是平日乡亲的平淡而真诚的情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天―13 发表于 2020-07-16 15:31
魂牵梦萦的终是那一方水土

年轻时总想着出发,中年之后总想着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7-16 2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拾趣光阴 发表于 2020-07-16 16:24
写不尽的乡愁。永远难舍的是平日乡亲的平淡而真诚的情意。

还有那难以报答得以活命的恩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23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lang mpage_weibo:header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二手房

QQ|引擎地图|网站地图|小黑屋|宁国论坛 ( B2-20130049 业务:13905639735 )
客服:0563-4237199 13956570300(微信同号)

34188102000001

GMT+8, 2020-8-10 04:12 , Processed in 0.14422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版权:宁国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