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府

宁国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原创文字
查看: 2136|回复: 20

[随笔] 又到一年春节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9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后由 清风微拂 于 2012-1-29 08:25 编辑

                      一    腊月十五
    这几天天气阴沉的厉害,下午竟然飘起了小雨。总是乐呵呵到街上卖挂面的母亲下午不能出门了。我在楼上忙了半天,发现母亲一直没有上楼,楼下也没有什么动静。我跑下去一看,在阴暗的堂间里,母亲默默地坐在凳子上。“妈,你在干吗啊?”母亲抬起头来,我看见她眼睛红着,原来她哭了。我的心沉了下去。
   “我要回去一趟。不知怎么搞得,要过年了,我想家了。”
   “妈,家里你一个人,你到哪儿家就到了哪儿,还有什么想的啊。”本来老家是养着猪和鸡的,为了她到我们这儿来方便,就让她没养了。
   “你不知道,以前要过年的时候,你伯伯就在准备对联了,天天作给我听呢。”母亲又开始抹眼泪。我眼前浮现出父亲叠红纸,写大字的样子,我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每逢佳节倍思亲,父亲,母亲又想你了啊!
    在农村,在我们小的时候,过年的味道是很浓的。家家户户门上的大红对联很是引人注目。我家和别人家大的不同就是父亲自己写对联,劳累了一年到头的父亲这个时候是快乐得意的。虽然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种了一辈子的田地,却一直有着对知识文化的追求,他写的一手的好毛笔字,更有作对联的能力,他的对联让每年上门来拜年的晚辈们赞叹不已,父亲是很得意这些评价的。只可惜我们这些懒孩子,没有把父亲多年的对联记录下来,以至于我现在的脑子对于内容一片空白。
   现在,父亲走了,家里的对联谁来贴,贴什么,母亲总在过年前上十天就开始焦虑起来。去年的对联是弟弟执笔的,至于对联的内容有他和弟媳妇作的,也有小哥短信发过来的。母亲是不愿意我们家像别人家一样花几块钱买几幅对联一贴了事的。
    这几天我们也一直商量在哪儿过年的问题。小弟是搬的新家,按风俗他们得在自己的新家过年,大哥的家一贯是大哥在母亲这过,大嫂和侄儿回娘家过。我一家人也是一直在母亲家过。
   弟弟既然不回去,我就想母亲和我们一起在宁国过算了。弟弟也接母亲到他家过。在合肥的小哥也要接母亲过去。母亲有些动摇了,毕竟岁数大了,张罗一大家子人的团圆饭是不容易的,而我们的帮忙也是乱抓一气。
    但是随着大年的临近,母亲一一推翻了邀请。首先,小哥家他是绝对不去的。“那么远,我们家的对联谁贴啊?”然后是弟弟家,“艳菊娘家那么远,他们也没地方去。他们一过年初一就要会到我这儿来的,我还是要准备菜!”对于我家,我估计母亲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儿子和女儿的差别母亲是在乎的。--------而我也还真不想在自己家过年,我想回老家去,热闹。我住在这条商业街上,都是做生意的,一到过年人都走光了,这种冷清我们已经领教过多次了,特没劲。
   “我还要贴对联,叫祖先,上祖坟,这过年啊,我哪儿也不去,我走了,你伯伯要气死的!”母亲似乎在喃喃自语。他一直相信死去了三年多的父亲一直没有离开过家。“回去。回去吧,我也要回去。”我连忙附和,能在老家过年,说明我们的大家还在,门户还没倒呢,我的靠山也还在呢。
    我头脑里忽然闪出一个念头,今年我一定要想出出几幅对联来,让夫写出来,他的字也不差啊!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腊月二十七
   腊月二十七,我和女儿打算回到妈妈家,后天就要过年了,再不去帮忙太不像话了。
   赶到车站,没有想到的是,车站里没有出现往年人头攒动的样子,坐上了车,一路上也没有多少人,是大家都回到了家吗?或许是私家车多了吧,坐自己车回家的人越来越多。
    走到村子了,村子还是如往日一样的寂静,虽然是寒假里,但看不到成群结队的满村跑的孩子了,农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了。
    天气真是很有些冷!我走到家门口了,大喊一声:“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却没有其他人,原来弟弟一家人没有回来。母亲很落寞,我在堂间和厨房转了几圈,到处是冷冷清清的无聊。
    小哥的电话来了,大概是说过年的事,母亲在电话里大声说:“都不回来,我就一个人过年,一个人过!”呵呵,语气明显的不高兴啊。我的老妈啊,我和女儿就站在你旁边啊,我家的三个人就不是人了吗?
    女儿和儿子还是不一样的,但也许母亲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挽起袖子,我来包饺子。当然先是做馅   ,我很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身手------过年吗,会有很多人吃这饺子的,我可不能弄丢了!剁,拌,包。四五斤的饺子皮是不能一下子做好的。
   也只有在老家才能感受到冬天的风的寒冷,我家的房子地势很高,四周又没有围院墙,母亲又不喜欢关门,冷风就这么嗖嗖的钻进屋里,在我的四周打转,我的双手很快肿了起来。饺子才终于包好了。
   母亲把早杀好的鸡鸭拎到河里去洗,我马上想起那刺骨的冰水,不禁又打起了哆嗦。---后悔啊,怎么就不把我的皮手套带回来呢?
     
    入夜了,天色渐渐阴暗。家里的灯总是那么昏暗----为了省电都安的是度数很低的小节能灯。我走进房间,按了下开关,灯光闪了下,灭了。女儿缩在房间看电视,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台,有线电视费虽然只收了120一年,但频道也少了一大半,我对电视是毫无兴趣的。
    我穿过石头场子去厕所,厕所和澡锅屋连在一起,我拉亮了电灯,在那个巨大的茅坑前蹲了下来,我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按按,忽然手一松手机落进了茅坑里,就那么“嗖”的一声,再无回音!
   我呆愣了片刻,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妈,我手机掉茅斯去了!”
   母亲飞奔而来,女儿也紧跟其后,母亲说:“我来看看。”就在这一刻,厕所的灯灭了!它在寂静里完好无事几年,终于被我们三个人的响动震灭了!
   无比的黑暗一下子席卷而来,母亲手中的电筒光突然那么微弱,还竟然也灭了!
   这时候我清醒了过来,我阻止了母亲还要打捞的打算。这么肮脏的地方,即使捞起来,我还会用吗?
    躺在母亲浆洗的很干净的暖暖的被子里,望着不知所云的电视剧,一阵深深的失落感席卷而来,一种对于网络无限眷恋的情绪弥漫了我腊月二十七夜晚的毫无头绪的梦里。梦里我失去了所想要的,如白昼里无可奈何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三,腊月二十八
   一早就准备搭车到街上去买手机。
   我的村子因为新农村建设,路已经修的很平坦很漂亮了。但是村里一直没有中巴车直接去街上。只有大毛哥的三轮车,这么多年了,只有他的车子跑街上,每次来回都挤塞的满满的,坐过一回实在是让人害怕,从此我就没打算过赶他的车了。
    从王胡村步行到小胡村路口,两里的路程却走得有点享受。天地间弥漫着薄薄的雾,枣树黑黑的枝桠静立不动,水库的水清澈如镜,而旁边的山,松树杉树翠绿如泼墨。我虽然不喜欢冬天的寒冷,但却喜欢这静止如画的美丽。万物似乎停止了生长,再也没有喧嚣的旺盛,更没有反复无常让人无所适从的天气变化。
    在冬天只要天边露出一缕金光或者落下几片雪花,都让人欣喜无比。
    在马路边竟然坐上了从街上回来的小胡村的车,我上了车,被带进了这个被称为“宋代山庄”的老村子。小时候,每逢过年就能到这村子来看戏,老戏楼下是水泄不通的人群,四周 是叫卖不停的小货挑,我也在这个村子的小学读了五年级,得到了我人生中第一张奖状。这儿有我许多儿时的朋友呢。母亲的娘家也在这个村子,父亲去世后母亲的娘家人就来我家频繁一些了,在农忙的时候在樱桃枣儿成熟的时候,他们都赶来帮忙呢。车子在村中停了下来,我看见舅舅端着饭碗站在场子边,那个婶婶拎着一篮子衣服扛着一个拖把从车边走过,我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恍如梦里的熟悉的人,但背景已变。小胡村的变化比王胡村大多了,不过我也有十几年没有进村了吧!
    忽然怅怅的又有些失落了!

    车子很快到了街上,我在加油站下车,没走几步,就到了我水东的家。
    夫昨天是在这儿过夜的。我在门前喊他,恍然很多年很多次的那样,他依然是扒开窗帘打开窗探出头,记得很多次他是直接丢下钥匙的,今天他却没有,他咚咚的跑下楼,为我开了门。对于我水东的家,我已经成为客人了!
    走进屋,我的那张八仙桌上是几寸厚的灰尘迎接了我。暑假美子带了学生后还遗留了几张旧课桌在那里,无不是灰蒙蒙。墙壁继续在剥落着石粉灰,小堂间的躺椅上有更多的灰了,估计大半年都没有坐上去了,这椅子可是我新房落成时我的娘家送给我的礼物啊。厨房里更是没有一点有人生活的迹象了,租我房子的人租了我的房却半年没有来住。唉,凄凉啊!
   可小院里的那株天竺却长得很好,它们长得好高啊!它们是想冲破这所小院的阴暗,向往头上的那片蓝天吗?它们只有把自己长高才能接受到更多的灿烂的阳光啊!
   啊,我的家也是这么冷啊,我冻的又哆嗦了,我催促夫快一点,赶快到街上买好东西回母亲家吧。
没想到我在大葛村的学生竟然开手机店了,看着他高大能干的样子-----哎,我怎能不承认自己老了呢?
   匆匆挑了部五百多的手机,又和夫去了超市,这里的人真是多了,过年的忙碌才一下子感觉到了。

    回转家贴对联,房子没有打扫,对联还是要贴的,夫贴了几十年的对联了,可还是把对联贴的歪歪的。我忽然看见门头上挂的那面小镜子歪着,灰尘已经覆盖了整个镜面。“你把照妖镜擦擦吧!”我指挥站在凳子上的夫。
    我水东的家,今年的春节,你只被我们擦拭了一面小镜子过年了!镜子啊,照走想偷走我家幸福的一切小鬼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后由 清风微拂 于 2012-1-29 08:52 编辑

                        四,除夕
                           除夕逢雪
    在小哥接到母亲不高兴的电话后,小哥一通电话到了弟弟和大哥家,催促加命令,小弟一家人二十八下午就骑着摩托车回来了。
    这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空气冷的异常,他们来的辛苦,但老屋子里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听说大哥大嫂明天一早也要来,笑容在母亲的脸上彻底的绽放开来。
    可雪越下越大了,这些小精灵们在空中飞舞着,似乎是老天给这个除夕美的礼物,我本来有点懊丧的情绪因为这些雪花的飞舞一下子兴奋起来。两个孩子更是欢天喜地了。小侄女不断地把红包拿出来数了又数-----明天她要发红包给我们,再让我们包好压岁钱给她,这个家伙可是毫不掩饰她的欲望啊!
    夫一吃完晚饭就消失在雨雪里,他要去找他的乐子了,要过年了我也不好管他啊。
    夜色越来越深,我们围坐在火盆前,孩子们看着电视,我们兄妹几个则听着母亲讲述着村里的轶人轶事,主要是她那一代人的人生百态。母亲在高兴的时候可真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家啊。
    终于躺在床上,虽然听不见雪花飘落的声音,但想着黑夜里依然满天自由飘洒的雪花,年的感觉一阵阵袭来,明天该是满世界银装素裹了吧。心里忽然有点期待起来。

                                    对联
    一早在鞭炮声中醒来,母亲已经在屋里前前后后的忙碌,大哥大嫂也冒着雨雪赶到了老家。弟弟一早上街有事,因为上了冰冻的雨雪在村头的桥上摔了一跤,大哥大嫂本来是骑车的,可还没出宣城也摔了一跤,大哥的膝盖也摔破了。这下好了!一次回老家过年,三家人都付出了代价:我丢了手机,他们摔了跤。母亲心疼的又懊悔起来,又唠叨着明年不在老家过年了,就在我们家过,不要害子女的话。我的老妈呀,明年你能丢的掉老家吗?
    我们各自领了任务,准备中午的团年饭了。厨房里,大锅冒着热气,炉子上老母鸡汤阵阵飘香,孩子们穿梭在堂间和灶房间,对着美食时时张望。母亲忙不迭的很神秘的打着招呼:不能偷吃这些菜哦,是要叫祖先的!
   弟弟和夫吆喝着要写对联了!糟了,我们的对联还没做出来呢。自己写对联可是我家的老传统,这个传统可不能丢!我和弟媳妇一个烧饭一个切菜,一边抓耳挠腮,忽然有了!我先草拟一副:瑞雪迎春满天舞,合家欢乐家业兴。弟媳妇也顺口溜出一副:勤俭持家致富,粗茶淡饭香甜。虽然我和她都知道我们的对联问题多多,但总算解了燃眉之急。唉,父亲要是看在眼里,会笑歪了嘴吧!
    这时候,小哥的短信发了过来,他的对联也有了:老梅傲雪春增艳,新竹吐枝山更青。总算是像幅对联了。

                  吃团圆饭
    饭菜终于端上了桌,满满的十六个菜,八个酒杯斟了酒,我们悄悄地退出了屋,让母亲轻轻地叫祖先喝酒了。这时候屋里弥漫着神秘肃穆的气氛。估摸着差不多了,我们又把八个半碗饭送上去,把筷子架在碗上,然后离开,母亲又轻轻地请祖先们吃饭了。
    终于仪式结束,弟弟点燃了鞭炮,我们围坐在八仙桌四边,自然是母亲和大哥上座了。我们掏出给孩子的压岁钱,递到他们手上,孩子们高兴的眼睛发亮呢。而哥哥和弟弟也掏出一叠钱给母亲,母亲推让着,但终收下了。我,我,很有点羞愧哦!
     开始吃团圆饭了,当然第一筷子菜是青菜了。“吃青菜,一年青青济济的【就是平安的意思】!”母亲夹起一筷子青菜放在小侄女碗里,我们也纷纷去夹青菜了……
     说实在的,老家的团圆饭并不是太好吃。因为忌讳生炉子,十六个菜一样一样的烧好,都很有些冷了,在这样飘雪的异样寒冷的天气里,真吃不出什么太好的味道。但为了母亲开心,也因为过年,我们可是一个劲的夸菜好吃,母亲终于很满足了!

               上祖坟
     团圆饭吃好,就该去上祖坟了。这自然是男人的事情,但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就总跟着兄弟们去上坟了,我想去看看他们,真的很想他们!当日用手机写了日记,复制如下:


     我们住在村里面,你们住在村外面;我们熙熙嚷嚷,你们寂静无声。
     如今我们来看你们了,在三十的大年里。连绵的群山披着白纱,树木也穿着棉衣,几声炮竹的脆鸣,惊起了几只小鸟,他们孤寂的叫了几声,在群山拉起浅浅的回音。长眠的灵魂们,您们在等待吗?等待您们的子孙来做一起探望,等待着瞧一眼家族的荣兴?

     父亲,我想您在笑吧,您的笑定当是温柔宽厚的朴素的笑。给您恭敬的磕一个头,原谅我们曾对你的忘记吧。匆忙的离开,父亲,你该怅然的望着我们的背影吧。

    外婆,我们也来看您了!曾经的那么多年,您千针万线给我们做过年的新布鞋,为我们预备了崭新的压岁钱,您还准备了很稀罕的糕点,您带着您的孙子孙女逐个邻居炫耀,您为我们的成长由衷地开心,可您一天天的老了,终于长眠于这个地下,荒草已经覆盖了您的坟头。外婆,给您磕个头吧,您在地下,也定会祝福我们!

     奶奶,我们也来看您了!在无数个寒冷的冬夜,您和我相依相偎的取暖,如今在这冰雪覆盖的地下,您还觉得冷吗?

    爷爷,您只有三十五岁的时候就在吃大食堂的时饿死,被匆匆的埋在离村近的地方。您有满腹的委屈吗?因为有了你的魂灵的庇护,您的孩子终于活了下来,并且有了繁荣的后代,您现在该高兴了吧。

   还有叔叔,好几次梦见您,您都在微笑,您看见我们也很开心吧。

    …………

    雪花悠悠飞舞,原野寂寂寥落。天地间走着我们几个小小的祭祖的人。



           守岁

     洗过年澡后,天已经黑了,我们在房间里摆了张小桌子,一边看春晚一边打牌。我们牌技都不行,闹出笑话一堆,也许是没有专心看春晚的缘故,真的没看出春晚有什么新的特色,老面孔的主持人在一天天的老去,或许是我们日渐老去的心态所致吧。孩子们却看得津津有味,但忽然停电了!

     我亲爱的王胡村,在三十的晚上竟然停电两次,有线电视屡次没了信号估计是雨雪所致,可雪下得并不大啊,真让人扫兴啊。

     没有等到出天星的时候,我就去睡了。在朦胧的睡意里,送走了过去的一年,迎来了新的龙年。但我不想做这简单的计-算---------又过了一年我多大了。从若干年开始,我就开始忽略我的岁数了。

     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不同的祝福里都有着同样的一句话:新年好!新年好,我所有的朋友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9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过的是一份回归的情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9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的过年的气氛感觉比以往少了很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9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没有以前热闹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竹叶飞花 发表于 2012-1-29 15:11
过年,过的是一份回归的情感。

亲近了一下日渐冷清的老家。祝新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NG小混混 发表于 2012-1-29 16:04
今年的过年的气氛感觉比以往少了很多。

是的,感受的更多的是萧条还有衰老。孩子们太少了!祝新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9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落叶黄山 发表于 2012-1-29 16:09
过年没有以前热闹了。

离开童年的年,就是缺少味道了。但和亲友们聚聚,还是不错的。祝新年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lang mpage_weibo:header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二手房

QQ|引擎地图|网站地图|小黑屋|宁国论坛 ( B2-20130049 业务:13905639735 )
客服:0563-4237199 13956570300(微信同号)

34188102000001

GMT+8, 2020-1-24 10:49 , Processed in 0.103386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版权:宁国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