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府

宁国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原创文字
查看: 1756|回复: 19

[散文] 儿时的冬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8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后由 冥思 于 2011-12-28 11:37 编辑

  或许因为人到中年,已经有了一些苍桑感的缘故,现在越是年代久远的记忆越清晰,近些年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来却反而模糊不清。冬天来了,当这个意识来到我心间时,首先浮现在我脑海里的却总是儿时的记忆。
  记忆中,那时的冬天是要比现在冷很多的,记得我家门前有一个池塘,一入冬就会结上厚厚一层冰,脚踏上去发出沉闷的声响。冰面上有细碎的奇形怪状的花纹,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大片灰色的毛玻璃。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来,阳光穿过房屋之间的空隙斜射在冰面上,散射出金色的光芒。拿一块小石头朝着冰面远远扔过去,石头划着弧线在冰面上弹跳着,留下几个大大小小的白点,感觉冰面很硬,踩上去不易破碎,于是孩子们便分头试探着踏上冰面,起先只敢小心翼翼地在边缘走,感觉冰的承受力确实值得信赖,便渐渐壮着胆子向中央挪步,有胆大的甚至在冰面上用力跺脚,看看到底能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冰面击破。还有的把用轴承自制的四轮滑车拖到冰面上,然后坐在上面,让小伙伴在后面猛地一推,凭借惯力在冰面上滑出很远。有时碰到障碍物被撞得人仰车翻,于是哈哈大笑,爬起来继续滑。偶尔也有意外发生,不小心踩到冰薄的地方,结果打湿裤管,嚎哭着回家去了。
  在冰上玩够了,小伙伴们便拿来铁器,在冰面上凿出各种形状的冰块,那形状有的像鸡,有的像鸭,还有的像一把手枪或大刀,然后在这冰片上小心地凿出一个小孔,用一束稻草从小孔穿过,打一个结,挂在户外的凉衣竹竿上,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觉得了无趣味了,就把冰片取下来拿到池塘边,举起来猛地一抛,“哗啦啦”一声,看冰片在池塘的冰面上碎裂成大大小小的冰块和碎屑。太阳照上去亮晶晶的。
  在晴朗的冬日里晒太阳,则是一种怯意无比的享受。虽然木炭这种取暖的材料产自乡下,但对那时的乡下人家来说,却是精贵的,多半是要把它拉到镇上卖,换些钱置办年货,或者作为第二年开春孩子们的学费。自家留用的往往不多,因此轻易不肯拿出来生火。至于不生产木炭的人家,就更不用说了,只有家庭条件还说得过去的会考虑买一点木炭,但那又基本是风雪交加或来客时才用的。条件不好的家庭或比较节省的主妇,是舍不得花钱买炭的,至多是把烧饭时灶膛里未化成灰的炭火掏出来,用瓷罐封存窒息后保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但阳光是免费的,只要太阳升到一定的高度,热力就发挥出来,晒得人周身暖暖的。倘恰是周末,小孩子们会把桌椅从阴冷的屋里搬出来,聚在一起写作业。但等大人们出去做农活后又把作业扔在一边,从家里摸出扑克牌,用平日积攒的火柴皮为“赌资”,在温暖的阳光里玩起牌来。
  一同享受阳光的,还有那些耆耆老人。他(她)们佝偻着腰,穿着样式古旧的,深灰色或藏蓝色臃肿的棉衣,头上戴一顶老式的灰黑色毡帽,像一团陈旧的被褥被临时堆放在椅子上,一脸的皱纹如干枯的树皮,眼睛似闭未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让人疑心他(她)是否睡着了。对他们来说,生命就像黄昏的太阳,已经失去了热力,死似乎就在眼前,但终究又还有一丝残喘的气息,维系着仅存的一点生命力,看上去不免令人黯然生悲,想,活着是一件多么艰难而又奢侈的事。
  大人们是没有闲心享受阳光的,只要不是风雪交加,照旧要出外做事。对他们来说,御寒的好方法就是劳动,而且一举两得。季节的变化在他们眼里是没有什么诗意可言的,盛夏就是盛夏,寒冬就是寒冬,骄阳炙烤和寒风呼号只意味着不同的时令该种什么庄稼,但有耐于劳动的生计却似乎是永恒不变的头等重大的生活主题,这个沉重的主题几乎把一切与此无关的闲情逸志都驱赶的无影无踪,在他们看来,生活就是劳动,而劳动就为了生计,也许只有在收获时,短暂的喜悦之情中才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诗意。
  但在孩子们眼里,冬天和别的季节一样充满了诗情画意,冰,雪,温暖的阳光和荒凉的旷野,无不给他们带来新奇而快乐的感受。这其中,到旷野去“烧荒”是我小时候很向往的一件趣事。冬天的旷野干燥而荒凉,农作物收割后,大地空旷了,泥土裸露出它本来的颜色。清早,浓霜把田埂边枯黄的野草染成晶莹的白色,冬天的清冷气息从每一寸泥土里渗出来,浸透了空气,感觉清新而冰凉。太阳从山峦那边升起来,阳光所到之处浓霜的领地一步步退缩了。有小伙伴拿出一包火柴,就近把干燥的枯草拢成一束,点燃,枯草就迅速燃起熊熊大火,火势顺着田埂蔓延着,时大时小。有时嫌火势不够壮观,胆大的孩子便偷偷从稻田的草垛里拽几把枯稻草,就着野火点燃,火势立即窜得老高,把小伙伴们的脸烤得烫烫的,特别舒坦。孩子们索性再点燃别处的野草,把纵横交错的田埂烧成黑糊糊的一片,一边举着枯草做成的火把还一边跑词跑调地高唱着“冬天里的一把火”,或是把自己想象成革命年代在战火中与敌人搏斗的英雄人物,摆出种种“英勇无畏”的姿态,忘我投入地点燃一处又一处“敌人”的“碉堡”。
  严冬是残酷的,但因为有了火,也就不那么可怕了。我们从不盼望一个温暖的冬天,相反,越是冰天雪地,冬天的趣味就越浓烈。因此,小时候我们总是盼望着下雪,下雪才是冬天这场季节盛宴有特色的一道大菜,令人期待。对于我,盼雪的心情是一入冬就潜伏着的,但等来的却常常是一场场连绵的冷雨,有时雨中也夹一点雪花,但终于成不了气候。记忆中,那时由下雨而至带来一场大雪是很少有的,相反,雪前的几天往往异常晴朗,之后天忽然阴沉了,漫天昏黄厚重的云蕴积着一场鹅毛大雪,到黄昏时分便飘飘洒洒落了下来,用不了几个时辰就积起厚厚的一层,一个银白的世界便这样神奇地呈现在眼前。孩子们欢呼着,把天上飘落的雪花当作快乐的降临,在小伙伴间奔走相告,好像他才是第一个知道下雪的人。
  下雪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生火了,屋外是皑皑的白雪,屋内是红通通的炭火,两相映照使人的心情格外温暖,这时我会拿一只空墨水瓶,用它装上雪团,再拿到炭火上烘烤,往往是瓶内的雪还未融化,墨水瓶就破裂了。这本是了无趣味的事,但内心里却充满了乐趣。下雪时天地万物格外岑寂,仿佛世界已经睡着了,但不是停止了呼吸,倘有兴志独自撑一把雨伞漫步到旷野,你便能在冥冥的岑寂中感受到某种神秘的生命气息,它仿佛就来自你脚下这块冰雪覆盖的土地,这时你会不由自主放轻脚步,生怕弄出不和谐的声响来,打扰大地的酣睡。
  当然,除却玩乐,在周末晴好的日子里,小孩子为家里做一点力所及的事也是天经地义的,这几乎是一种天然的意识,只要到了稍稍懂事的年纪,就自然懂得了为家庭分担劳作。在冬天里,这劳作多半就是上山耙松毛。所谓“松毛”,就是从松树上脱落的针叶。那时家乡的小山漫山遍野生满了高大的松树,到冬天枯黄的针叶纷纷落下来,一层层密如褐黄色的毛发,看着让人眼馋。松毛是农村土灶引火做饭上好的材料,但大人们往往有更重要的农活要做,像这等无关生计的小事,自然就落到小孩子头上。小孩子们也根本用不着大人吩咐,早已和小伙伴们商量好,挑着耙松毛的工具结伴上山去了。
  冬天的山林,原本茂密的灌木丛变得疏朗了,便于用钉耙把松毛从中掏出来,拢成一堆一堆的,要不了多久就能把两只不大的竹筐塞得紧紧的,但只要还能塞得进去,我们就会一个劲地往里塞,顾不上考虑自己是否挑得动。稍大一点的孩子已经从大人那里学会了一些劳动技能,他们不用竹筐,而是随便砍几根树枝,把松毛紧紧捆起来,捆成两捆后挑下山去,又返回来继续耙,耙好后又挑着两捆下山去,看得我们小孩子眼馋的不行。但并不悲哀,倘日头尚高,我们就在山上追打嬉闹,听阵阵松涛,或是在山林里“探险”,顺便寻一些野果,也不管能不能吃,先尝尝再说。傍晚时分,便和小伙伴们前后相跟着,咬牙挑着两筐松毛下山了。夕阳的金光渐渐变成橘红色,把人拉出长长的影子,天空宁静而高远,一颗星星在西天若隐若现,远处村落炊烟袅袅,从某一处隐隐传来一个主妇扯开嗓子叫她儿子的小名,如此情景,像多年前见过的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印在我记忆的深处,那么温馨,回味悠长。
  可惜多年后那满山浓密的松林都被砍伐了,就像一个老人被剃了秃头,却再没有长出新发,只剩下泛青的光光头皮。
  几十年光阴转瞬即逝,回想起来,儿时的冬天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经历,既真实,又漂渺。苍海桑田,世事变迁,如今,家乡的面貌已是另一副情景,我也早已不再是年少的那个自己。就像当年家乡小山上浓密的松林,尔今只能在一些陈年的旧照里重温,却再也听不到阵阵松涛声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靠,居然没有收获一个跟帖啊{:soso_e154:}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印雪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小时候的冬天爷爷会在隔壁的老房子里生火,然后村里的老人们都会过来,一边烤火一边话说着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儿时的冬天其实很温暖,冬天到了就盼着下雪,盼着快点过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P;P;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看着,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有些类似的经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娜苏 发表于 2011-12-29 12:46
看着看着,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有些类似的经历

{:soso_e10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卡农 发表于 2011-12-29 11:03
我记得小时候的冬天爷爷会在隔壁的老房子里生火,然后村里的老人们都会过来,一边烤火一边话说着他们那个年 ...

也有这样的印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9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苦涩清茶 发表于 2011-12-29 09:45
还有印雪人

堆,应该不是印。

点评

可以印,就是人往雪地里一躺,就是一个雪人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12-29 13: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2-29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冥思 发表于 2011-12-29 13:25
堆,应该不是印。

可以印,就是人往雪地里一躺,就是一个雪人印{:soso_e12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lang mpage_weibo:header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二手房

QQ|引擎地图|网站地图|小黑屋|宁国论坛 ( B2-20130049 业务:13905639735 )
客服:0563-4237199 13956570300(微信同号)

34188102000001

GMT+8, 2020-1-24 09:14 , Processed in 0.094127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版权:宁国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