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府

宁国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原创文字
查看: 1020|回复: 9

[随笔] 我的小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把我的小哥,称为“哥”,还是他考上了大学,从丑小鸭一下子变成了白天鹅的时候,在这之前,他就是“凯凯”。

       小哥比我大三岁,这个年龄跨度应该说也不算太大吧,但我对小时侯的他印象很模糊,有的也只是后来听说的。模糊的记得小哥在读小学时[或许是看了他小学的毕业照加进去的],他总穿着一件草绿色的上衣,那是大哥穿小了的,后来弟弟也穿过。因为我是女的,倒没有穿那么太旧太破的衣服,偶尔是有新的添的。他的鼻涕总是拖的很长--------我和弟弟小时侯也是,大概是家族毛病吧。小哥身体不好。母亲在怀他几个月时,突然大出血,差点送了命,他却奇迹的活了下来,但身体一直很瘦弱,所以小哥一直是我们的保护对象。他几乎没做过什么农活。记得有一次,家里养了一群鹅,小哥去放,结果鹅跑到一个坏人的田里,竟被人家活活的摔死了!小哥为此背负了我们家人好几年的嘲笑。对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在父母批评或责打我们的时候,他就是那个挤眉弄眼,添油加醋的人。从那以后,小哥更是没做什么农活了。在我们一窝蜂到山上挖树根当柴烧的时候,记忆中总是大哥挖出了大大的松树根子。在我们在山上放牛打滚的时候,我也不记得有小哥的身影。

       到我读三四年级,也就是他开始读初中的时候,小哥的本事渐渐显露出来。

       他会画孙悟空的彩色画,水彩笔是他买回来的,而我总把水彩带到学校露一手,获得大家的羡慕。小哥还会做皮影,用厚纸剪成型,再涂上蜡油,几乎和真的皮影乱真了。还会用一节一节的小竹子做成机器人的样子拿着大刀,用线控制着,在书桌的缝隙里,和伙伴们的小人打仗……

        哦,想起来了,小哥还做了一件让我们全家人夸耀的事情。那一年我家做新房子了,亲戚朋友都来送礼,送什么呢?你一包烟,他两包烟的,家里一下子有了许多烟了。父亲是不舍得抽烟的。春节过后,村里照例是要搭台唱戏的,当我们在人群里钻来跑去的时候,小哥却拎着一个小篮子,到处卖这些香烟,竟然全卖完了,还赚了不少,他成了我们兄妹中有钱的了。后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我也想做生意了,和伙伴们到街上扛了一捆甘蔗回来。结果差点被母亲赶出了家门,因为甘蔗又细又小,我却不知道上了人家的当。好在终于可以去卖了,甘蔗被切成一小截一小截的,5分一截。我却扭扭捏捏不敢出门了。后来也是小哥帮忙卖的,虽然没有赚到钱,但也终于没有亏本,自己还落的吃了几截。

        虽然小哥有这些本事,但在家里也还是没什么地位。

       小哥考上了中学,是我们乡的第一名,但大哥先是第一名考走了,小哥还是那个拖着鼻涕的二多子。他读到初二初三的时候,我已经小学四五年级了。那时候我刷刷的长着,走到哪里,人家都说:“这丫头,怎么长这么高啊?”而小哥,却始终是那个样子,几乎一寸都不长。找小哥比个子,是我在这几年喜欢做的事,“凯凯,我们比比!”小哥就慌忙往后躲,跑的远远的了。

        我总在星期天去山上耙松毛。我去耙松毛是因为,耙了松毛会得到妈妈的夸奖,还有就是有很多孩子在一起,玩的特别开心。口袋里装上一两个山芋,我们就出发了。那是要到两三里之外的后冲山上去的。中午的时候,满满一担松毛就耙好了,这时候,我的大哥就来接我了。他轻轻挑起我的担子,大步流星地就在前面走了,我就悠哉悠哉的跟在后面回家了。但是那一次,我又去耙松毛了,我记得我们在南岭上翻过了好几个山头,走的太远了,直到中午过后,才耙好了松毛。往山下挑的时候真是累死我了,我那时候只有十二三岁吧,担子和人是一样高,为了不被山上的树木杂草挂住,有时候还不得不用头顶着担子走!终于,望到我的小哥来接我了!因为那时候大哥已经考上中专到城里读书去了。可是还没有我高的小哥哪里挑得动!没走几步就要换我挑了,就这样走走停停换换,又饿又累,一直到下午四五点我们才回到家里,而一担松毛几乎被树枝挂光了!这么少的松毛肯定是得不到妈妈的表扬了。回到家我就哭了起来,不但地抱怨,真的不喜欢这样没力气的哥哥!我不记得小哥当时是怎样的神情,在我很多记忆的关键时刻,他就消失了。我现在猜想他也累坏了,还感到我对他的看不起,他悄悄地躲起来了吧。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耙过松毛了。

       小哥和大哥读初中的情形我并不太清楚,很多事也是听说的 。大哥比小哥大两岁。肯定是一个读初三了,一个读初一。反正他俩是一起去上学的。中学在街上,离我们家有八九里路,天没亮,大哥和小哥就出发了。他们不是光背着书包,而且还挑着担子。家里是做手工挂面的,是要先把麦子轧成灰面的。这就得到街上的碾米厂去轧。大哥和小哥就每人挑一担子麦子到街上,放学了就把轧好了灰面和麦麸带回来,这样就可以节省一个大人的劳力了。大哥是有力气的,还没有我高的小哥,即使挑的再少,又怎么挑得动呢?小哥是怎样咬着牙坚持下来的我不 知道,但因为做了事,母亲就给了他们零用钱,家里就渐渐地有了《中学生学习》,<<故事会》之类的小刊物,小杂志了。这些对我可就是宝贝了。

       小哥的持财有道是很让我佩服的,他的钱转化成了花花绿绿的书本,而大哥的钱却不知道变成什么了。大哥考上中专后,不久小哥进了宣城的高中。他们因为住校,妈妈给他们同样多的生活费。可是在学校还有补助的大哥,往往钱不够用了,就到小哥那去借。小哥的钱是花不完的。

       快要读高三的小哥现在长高了,一个月回家一次,回来后就来找我了,“芳芳,我们来比一比!”这时候轮到我慌离慌张地逃跑了。因为自从到了十四岁,我就再也没长了,而小哥早就高我至少一个头了。小哥这时候在我的印象中是非常的深刻了。隔壁家的孩子们特别喜欢小哥,小哥一回来,他们就一大群的来了。特别是那个从胜很迷恋小哥。小哥是幽默搞笑的。我总记得他用他的大嘴吧,逗小孩子们玩。他把大嘴巴拱在蚊帐里,好象演皮影似的,还编些故事情节,很夸张的叙述着,从胜就咯咯的笑着。小表妹来我家的时候,小哥的这些把戏,也常常把他们吸引地不舍得回家的。

       小哥长的不怎么好看,天生的有些少年白头。头发总是又直又黑又硬,而那个年代偏偏流行二分头三分头的。小哥的前额上总是直搭着那么一大把的头发,他的头发是很难分到一边去的。这成了我父母的心病,也算眼中钉。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刚工作不久的小哥出门时,母亲拿着梳子在后面追赶的情形。

       在小哥读高中的时候,心情是很压抑的。因为大哥考取了中专,而他只进了高中,大哥的光辉一直覆盖了他,在家庭中大哥尊贵,而身体不好的小哥几乎没有什么可让父母夸耀的。而我和弟弟,一个是小的,一个是独女儿,自然在父母的心中自有一定的位置。吃饭的时候,往往是母亲教育我们唠叨的开始,小哥就端着饭碗离开了。吃完饭他就坐在他的书桌前,埋头学习去了。三年高中,小哥几乎没有怎么大声地说过话。那时候小哥在高中的成绩其实非常好,一直是班级前三名。但我几乎没听见母亲怎么去夸他,谁叫我们有个优秀的大哥呢?

        终于有一天,小哥小跑着回来了,他考上了!他坐在我家的石头场子上,一板一眼的说着填志愿什么的事情,而妈妈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再也不“你不该这样说,而该那样说”的打断他的话了。从此小哥就是这样小哥,而不是凯凯了!

       小哥到很远的徽州读大学了,小哥成了我想念的到处夸耀的小哥了。父亲亲自去送小哥上学的,从没出过远门的父亲,因为小哥而出了远门,见到了大城市。后来小哥在合肥工作,父亲也得以去合肥看病,游玩。小哥成了我们家有出息的人了。

       小哥第一次从学校回来,他是坐火车回来的,而我们只是远远地看过火车,啊,好羡慕啊!他还带回来一大串金灿灿的香蕉!在这之前,我可是只在英语书上对香蕉苹果有很熟的认识。而现在,一大串的香蕉就摆在了我们的眼前。剥开皮,咬一口,多么香甜啊!一直到现在,我对香蕉都情有独钟,就因为第一次吃它是带着幸福吃得吧。

       大哥小哥在我家贫穷的时候读书,生活艰苦却勤奋好学,终于都考取学校跳出了农门,而我和弟弟读书时是在我家富裕的时候,却贪玩懒惰,读书一直磕磕碰碰,等到我终于进了一个草头班子学校的时候,小哥已经工作了两三年,他谈恋爱 了!好象还是昨天,他来学校找我。穿着他还在大学时发的那套滑稽的墨绿色的西服,头发还是硬帮帮的搭在前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叫我看,激动的神色隐约可见,“你看,她眼睛多大啊!”这是小哥第一次主动和我谈心,恐怕也是后一次。在后来他有了贤惠的妻子,有了可爱的女儿,他再也没有这样和我说过什么了。也许在他的心中我就是一个小他很多的妹妹,一个永远不懂事的妹妹。

       去年过年到小姨家去玩,回来的时候,我用电瓶车带哥哥回来。他坐在我的后面对我说;“我知道在我们兄妹中,你是活得累的一个,工作不稳定,一直东跑西跑的。你要照顾好自己啊!”短短的话,虽然不长,却一直长在了我的心里,时刻温暖着我。哥,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更会好好干的,我们兄妹几个没有孬种!

        哥,你也要保重自己,不要工作的太累,不要学习的太累,也要去适当的锻炼,要做我们的长青树,要做好我们的引路人!

      


补充内容 (2011-10-24 12:09):
附我家小哥较有影响力的一首情诗:我的爱(生物诗)



那一天

你来到我面前

我的心啊

立刻PCR出无数爱的片断



你的眼睛

像线粒体一样

燃烧着ATP的火焰

你的鼻子

像叶绿体一样

吸着光吐气若兰

你的耳朵

像高耳基体一样

顺面、反面、小巧、好看



你就是那半乳糖呀

扯走了我启动子前的阻遏蛋白

爱你的基因

将要表达一万年



多想

成为一条互补链

和你旋转成一条美妙双螺旋

多想

成为一个抗体

你就是我生命中减少的抗原



可你的心呀

却像RNA病毒一样

难测善变

我那一根爱的探针呀

无法找到你转录的起点



无眠的夜呀

星星如中心体一般

释放着放射线

而我的心

却被溶酶体

吞噬溶解



你的倩影

如同位素一样

依旧一遍遍划亮古老的底片

你的声音

依旧在耳蜗的柯蒂氏器内

释放着生物电



再看你一眼

我是突触后膜的受体

你是乙酰胆碱

再想你一次

那无法再分化的愈伤组织呀

永远沉浸在发芽开花的梦里面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3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亲情浓于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采撷 发表于 2011-10-23 10:41
亲情浓于水

写写他小时候他的丑事,但愿不会骂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3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担心他咬你哦,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域雄狮 发表于 2011-10-23 19:57
担心他咬你哦,呵呵

那我就和他打一架!当年他是打不过我的!

点评

现在不一样了,最大牙尖行走荒原,安全第一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10-23 20: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3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微拂 发表于 2011-10-23 20:21
那我就和他打一架!当年他是打不过我的!

现在不一样了,大牙尖行走荒原,安全第一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3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绝域雄狮 发表于 2011-10-23 20:35
现在不一样了,大牙尖行走荒原,安全第一啊!

   不怕,我妈在,就是大的靠山!

点评

呵呵,我通知狗狗躲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1-10-23 21: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3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微拂 发表于 2011-10-23 20:44
不怕,我妈在,就是大的靠山!

呵呵,我通知狗狗躲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25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小时候的记忆碎片拼接起来,形成浓浓亲情的文字,沁人心脾,艰苦的童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点点滴滴回味起来是那么的有滋有味,祝福兄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6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竹影 发表于 2011-10-25 11:40
把小时候的记忆碎片拼接起来,形成浓浓亲情的文字,沁人心脾,艰苦的童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点点滴滴回味起 ...

哈哈,感谢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lang mpage_weibo:header_login}

本版积分规则  

二手房

QQ|引擎地图|网站地图|小黑屋|宁国论坛 ( B2-20130049 业务:13905639735 )
客服:0563-4237199 13956570300(微信同号)

34188102000001

GMT+8, 2020-1-24 09:31 , Processed in 0.09965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版权:宁国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